帮企业渡难关、助返乡人员就近工作、促贫困劳动力就业,安徽安庆——

政策找到人 岗位送上门

日企是否即将“回归”大连?

少裁员或不裁员,奖!招新人,奖!组织员工线上培训,奖!创业,奖……2月初,安庆市出台了《关于全力做好企业复工复产和稳就业工作的指导意见》,当地人社部门细化实施四大行业稳定就业补贴、小微企业新增就业补贴、失业保险稳岗返还、创业孵化基地补贴等23项政策,形成“1+23”政策体系,保存量、拓增量,全力保市场主体、稳就业岗位。

今年初,日本航空宣布,在获得相关当局批准前提下,将于3月29日新开东京羽田机场往返大连航线。这是羽田机场对国际航线难得的一次大幅扩展,中国仅大连、青岛、深圳与上海被纳入扩围计划中。

“2月到3月,公司享受社保减免金70多万元。4月,公司又收到了214.8万元稳岗返还。”回想起复工复产以来的情况,安庆飞凯新材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裴春玲感慨道。

事实也证明如此。有媒体调查近年来日企“出走”大连的原因时发现,曾因“工资洼地”受到日企青睐的大连,却难以留住愿意继续低薪从事外包行业的人员。难以招工的日企不得不向更便宜的城市转移。

上半年,安庆贫困劳动者转移就业30余万人,同比增加近万人。就业扶贫车间、就业扶贫基地吸纳就业分别为2230人、1011人,居家就业基地、扶贫公益性岗位安置2万余人,各类就业扶贫载体带动就业作用明显,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基本上实现了外出就业或就近就业。

上一次,大连以“日企重镇”形象进入大众视野时,正值日企撤离担忧讨论热烈。当时,大连受人工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对日软件外包行业逐步失去优势、企业和人员流失严重。一时间,“中国班加罗尔”风光不再。

在宣布与本田合作之初,类似问题也投向东软——作为大连最大的软件外包公司,为何能够得到本田垂青,在新能源车与共享汽车领域分得一杯羹?

对在疫情防控期间新吸纳贫困劳动者就业的就业扶贫车间、扶贫基地,比照小微企业吸纳就业政策,每新增吸纳一人,按2000元标准给予一次性补贴。对受疫情影响暂时困难的就业扶贫车间内稳定就业3个月以上的贫困劳动力,在车间半停产、间歇性生产、开工不足的,如当月未上岗,可继续给予贫困劳动者就业补贴。

一组大连软件园公布的数据显示,到2018年底,大连有3000家软件和信息服务企业,产值达到1500亿元。其中,有20多万专门从事软件服务外包的人才。

与此同时,安庆还积极探索“共享员工”新型用工模式,根据企业生产用工阶段性、周期性特点,建立1至3个月的短期用工调剂制度,期满后再回归原企业,调剂期内双方就劳动关系、社会保险关系、工资待遇等方面在协议中明确。同时,为鼓励企业间劳动力有序交流,调剂期内按照每名共享员工每月300元的标准补贴给原用工单位。目前,环新集团、江淮汽车安庆分公司、中船安柴等20多家企业的389名员工实现了共享,并兑现补贴35万元。

得益于一系列保存量、拓增量的稳就业政策落地,企业用工保持基本稳定,一大批重点企业用工较去年年底实现净增加。同时,创业主体稳定增加,上半年安庆新设立企业12030户,同比增长29%。

真金白银支持企业用工

2004年,《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美国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曾专程来到中国,调查日企聚集的原因。书中写道:

双港镇有建档立卡贫困户655户、1299人,其中70%的贫困户收入主要来源于务工。受疫情影响,大部分贫困劳动力只能滞留在家中。考虑到这部分群体的特殊情况,该镇为滞留贫困劳动力就业开辟绿色通道,精准对接用工企业,包括杨萍在内178个贫困劳动力得以就近“上岗”。

以大连统计局公布的去年1-4月数据为例,其规上工业完成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1%,装备制造业贡献率占60%以上,已成为“第一支撑”。

该零售业务目前处于初步发展阶段,并录得累积亏损。本公司希望按原设备制造商(OEM)方式将其资源集中于加强其制造针织品的核心业务,而出售事项标志着本公司有可能逐步减持马威股权的计划的第一步。

今年初,大连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将“深耕日韩扩大开放,主动融入共建‘一带一路’,推进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探索建设针对日韩的自由贸易港”。在外界看来,这是大连展开新一轮对日合作的起点。

此前,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曾指出,中国各大软件外包城市总以下一个“班加罗尔”为蓝本,对于发展充满激情:“我们现在做低端外包,以后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经验,发展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最终我们将会反超。”但若思考外包逻辑就会发现,在现有合作框架下,所谓“超越”很可能只是“一场空谈”。

2010年,优衣库、阿迪达斯、耐克等品牌的代工厂申洲集团创设自主品牌马威。此后,马威的店铺从宁波向长三角区域不断延伸,并由于设计风格被称为“中国优衣库”。

安鑫体育能够取得这样的招工形势,主要得益于安庆市的“两清单”供求精准对接机制。

7月1日,本田与东软集团投资3亿元人民币的合资企业在大连投入运行,负责开发车外通信的互联汽车服务;

2月初,受疫情影响,公司到岗人数只有一半,人员不足、产能也上不去。正在发愁时,安庆市出台的稳就业政策为企业送来了及时雨。“每留住一个员工,按每人4000元补贴给我们。人社部门还帮助我们通过网络招聘方式新招了40多名员工,每招一名员工,我们都会拿到补贴。”裴春玲说,得益于稳就业政策,企业的成本降了下来,岗位需求保了下来,渡过了难关。上半年,公司产值已达3亿元,企业产值、吸纳就业均不降反增。“现在对完成全年目标产值很有信心。”裴春玲说。

当时,中国城市正掀起一轮对下一个“中国班加罗尔”的竞逐,大连以对日合作的独特优势突出重围。

《夺冠》不是一部纪录片,更不是一场模仿秀,但追求真实是陈可辛在拍摄这部作品时自始至终的原则,“我们呈现的故事基本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一些小细节会进行艺术加工让它更有戏剧性,但真实是很重要的东西。”这种对真实的要求从场馆搭建到演员选角都可见一斑。为了还原上世纪80年代老女排的训练场地,制作团队把漳州体育训练基地翻新拆除的竹墙和地板等物料都运到北京,用这些见证了老女排流血流汗的材料复刻出了一个老女排训练的“第二馆”;为了呈现片中女排运动员的真实状态,陈可辛第一次尝试起用“素人”演员,从全国各地的省队、校队挑选排球运动员饰演老女排,并在反复协调中排除万难,争取到了8天的时间能让现役国家队队员本色出演。朱婷回忆起拍摄的过程时说:“导演在现场说得最多的就是要真实,演戏不要去演,你心里想表达什么就演出来。”陈可辛没有限制女排姑娘们的发挥,让她们用自己的语言修改剧本里的台词,展现她们日常训练和生活中最自然的状态,这就是陈可辛想要的“真”。

市场的变化更加直观。

大连是国内继北京、上海之后第三个与日本通航的城市,但多年来,航线数量反复增减,数年没有实现增长。而过去两年时间内,大连对日通航点从7个迅速增加至10个。

今年以来,安徽省安庆市在稳就业层面打出组合拳:细化实施多项优惠政策,帮助企业降低成本,在保证现有岗位需求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增量;立足安庆劳务输出大市的实际,精准引导返乡人员就地就近就业;重点关注受疫情影响而滞留的贫困劳动力,为他们开辟绿色通道,促进就业、发放补贴。

“一开始还挺着急,以为要等到疫情彻底结束才能出去打工。现在好了,在家门口就能就业,工作不累,一天还能挣到150元工资!”家住桐城市双港镇练潭村的贫困户杨萍高兴地说。

类似的故事曾发生在制造大市宁波身上。2006年,意识到企业大量从事贴牌出口到来的外贸结构性问题难解,宁波提出自主出口品牌战略,期望夺得制造的主动权。

同样的转变也表现在对日合作上。

上个月,国家发改委批复6座城市建设中日地方发展合作示范区。在大连规划的52.92平方公里园区,将主要聚焦高端装备制造和新材料产业。近段时间接连落户的日本电产新工厂项目、坚山公司新工厂等均位于该示范园所在的金普新区。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总裁赤星康此前分析,日本在大连有很多侨民,日本的整个行业也希望投资内容多元化,比如向服务行业进军,中日两国企业之间将寻找更多合作模式。

就业问题至关重要,牵动着各方的心。今年以来,安徽省安庆市及时研判形势,不断强化政策措施,通过“政策+服务”,打出减负、稳岗、扩就业的“组合拳”,全力以赴稳就业。截至今年6月底,安庆市城镇新增实名制就业37047人,同比增长8%。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各方对东亚地区、特别是中日合作产生新的预期。作为中国离日本最近的城市,大连亦迎来新的合作机遇期。

这里是中国现代化城市的缩影。它拥有大量精通日语的人才,网络宽带十分普及,有许多公园和一个世界一流的高尔夫球场,这些都令其成为日本企业青睐的外包市场。

最直接的吸引力来自低廉的成本。

安庆是劳务输出大市,每年外出务工人口达到120万人。受疫情影响,很多返乡人员外出务工受到影响。如何转“危”为“机”,实现人力资源的高效配置?安庆创新推出了“两清单”制度。

从这个角度来看,大连敢于向制造业发起挑战,与软件外包业产业优势的外溢亦不无关系。

可惜好景不长,申洲集团仍然为优衣库代工,马威却早已旁落。2016年,申洲将马威BVI49%的股权转让给网易香港,并在公告中提及:

更重要的是,这是时隔多年后,大连与日本交往水平的再度提升。

2016年,大连推进制造强市建设,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仍然居于其“1+X”政策体系中,但装备制造业明显占据更大比重。

今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受疫情影响,贫困劳动者能否稳定就业十分关键。为此,安庆及时启动“就业增收专项行动”,出台促进贫困劳动者稳就业政策,通过开发公益性岗位优先安排一批,鼓励扶贫车间、帮扶企业吸纳一批,支持产业发展带动一批,支持自主经营稳定一批,发挥社会帮扶合力推荐上岗一批,落实同工同酬岗位解决一批等“六个一批”举措,促进贫困人口务工就业,降低疫情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影响。

日本企业的再次“回潮”无疑是重大机遇。但对于大连而言,言及“成功”似乎还为时尚早。

更重要的原因或许在于,新一轮奔赴大连的日企,形成了新的投资逻辑。

去年落地、投资5亿美元的日本电产工业园项目如今正在加速建设当中,该研发中心未来将达到与日本本部的核心基地同等规模……

如今,随着东北亚区域经济一体化加速推进,大连似乎找到了新的方向。

日本企业在本国雇一个软件工程师的工资,在大连除了可以雇3个软件工程师之外,还可以再雇用一屋子呼叫中心的接线员。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大约2800家日本公司选址在大连。

与东软的软件外包业务深入人心相比,其早早布局的汽车相关业务并没有受到太多关注。从1991年成立起,以软件为核心定位的东软,就开始为汽车厂商、汽车电子厂商做软件研发。

“建立服务专员和供求两清单,精准引导返乡人员就地就近就业。”王中群介绍,安庆从人社、发改、经信等部门抽调649名精干力量,组建企业用工服务专员团队,收集整理1981家规上工业、限上服务业企业用工信息,宣传推介扶持政策,提供帮办代办服务。同时,发挥基层公共就业平台和“单元长”“联防长”的作用,开展劳动力供给情况调查,调查了11.5万未返岗劳动者的就业需求。收集发布23889个岗位信息,为1233家缺工企业招到了人,让1.3万返乡人员实现了就地就近就业。

与此同时,一直以全市之力发展外包行业的大连,态度也逐渐发生变化。

2016年,大连进出口在经过几年下降后出现回升趋势。在此过程中,大连2018年与日本货物贸易总额达132.4亿美元,为近5年最高峰,占大连对外贸易总额18.3%。

对日航线中,最靠近东京市中心的羽田航线被认为是一条“黄金线”。尽管疫情令首航被迫推迟,但在业内看来,这是一个信号。

截至目前,国庆档最先上映的电影《夺冠》票房突破5亿元,为影院复工后的第一个“黄金档期”开了个好头,导演陈可辛终于给了这份交付自己的重任一个满意的答复。从筹备到拍摄再到上映,陈可辛觉得,《夺冠》与观众见面的每一步都可以归为一个“难”字。但令他觉得奇妙的是,每一次的“难”最后都能迎刃而解,就像是有一种力量在推着他向前走。“郎指导说的女排精神是什么,不是一定要赢,但是明知道自己会输,也都要一分一分地把它‘咬’回来。这是支撑着我们每个人在做这件事情的动力。”陈可辛对记者说。

早在2007年,大连喊出建设成为“全球软件和服务外包新领军城市”口号同时,当地就意识到,外包业务可能沦为“为他人做嫁衣”,没有以做本地市场为主的软件企业,是大连产业发展的明显弱项。

大连如何实现合作“跨界”转型?

东软集团总裁王勇峰指出,近些年,汽车产业、特别是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趋势,是更多地与软件产业紧密融合,汽车业务创新的背后推手正是软件。如今,东软与本田的合作,被外界解读为软件业从汽车行业的“幕后走向台前”。

“今年已新招用200多人。前段时间,人社部门给了一份有本地就业意愿的劳动力清单,共有20人。通过电话对接后,已有12人与我们签约,招聘效率高、成功率高!”安庆市安鑫体育用品有限公司行政总监唐宴介绍。用工得以保障,安鑫体育上半年产值达到2.9亿元,同比增长15%。

2004年,在一场东京推介会上,时任大连市市长夏德仁公开表示,继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后,日企将开启对大连的第二波投资热潮。当时,大连外商投资企业中,日资企业占据1/3,达2200余家。而当年年底,在大连企业投资的日企总数就已达到2800家之多。

陈可辛在此前的《中国合伙人》《亲爱的》等多部作品里,都和《夺冠》各个部门的制作团队磨合过很多次。而在这一次的合作中,陈可辛感觉到“这个剧组每一个岗位上的人,都拿出了他们最好的一面”。陈可辛把它归结为一种信念感,是“中国女排”这四个字带来的信念感。影片中饰演上世纪80年代老女排的演员本身也都是排球运动员,这些年轻的球员都有一个排球梦,陈可辛在和她们一次次的交流中逐渐意识到,能不能进国家队为国争光是这些女孩儿们这一生唯一的目标,她们把自己的人生都奉献给了她们热爱的排球事业。“她们在拍戏的时候每天都充满信念,让人激动和感动。我希望拍摄这部影片的经历能让她们感受到,她们永远和中国女排在一起。”谈起女排精神,陈可辛充满了感慨。对于现役国家队队员来讲,这种信念也在拍摄的过程中得以呈现。那时的女排队员刚刚拿了世界杯冠军回来,陈可辛回忆说,“看到她们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她们身上的自信,每个人都在发光”。而饰演青年郎平的白浪身上自然也带着妈妈郎平的意志和属于她自己的信念,不仅用短短两周的时间学到了表演技巧,为了在体型上和年轻时的郎平更相近,白浪在一个半月里减掉了三十斤。陈可辛说:“作为导演能碰到这样一部戏真的很幸运,在这里感受到的是其他电影里不会有的感动。”

值得关注的是,新的势头正在出现。

不过,根据去年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发布的《中国经济与日本企业白皮书》,在大连投资日本企业已减少至1500家,尽管这个数字仍超越上海与曼谷。

但这背后并非没有隐忧。

这是近日《日本经济新闻》一则报道的主题。文章的“论断”,源于近段时间密集在大连落地的日资项目——

时间线拉长,新航线也是大连与日本联系加强的又一个高潮。伏笔在去年已经埋下——一年之内,大连先后开通至北九州新航线,并复航至仙台航线。

《夺冠》于导演陈可辛而言是一次时光之旅,他仿佛也随着监视器里的画面,重回到女排记忆的时代,回到每一次女排夺冠、站上领奖台的瞬间。女排精神在《夺冠》这部电影制作的每一个过程中体现了出来,也在影片的每一个镜头、每一句对白里体现了出来,这种无形而又深刻的渲染,正是中国女排的魅力所在。“所以这部影片要传达什么不重要,它本身能够激励到中国人就够了。”陈可辛说。

记者|杨弃非  编辑|刘艳美 赵云 王嘉琦 肖勇

大连国际机场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加东指出,羽田机场与中国通航的城市过去仅限于北上广和天津,“第五城”的利好将有助于提升大连建设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的城市发展定位。

“企业好了,就业才能好。稳就业,首先要稳企业。”安庆市公共就业创业服务中心副主任王中群说。

为让政策第一时间落地,为企业雪中送炭,安庆实行“政策找人、补贴送上门”,推动各项稳就业政策快速落实到企业。目前,安庆已帮助企业招工1.9万余人,向8049家企业发放失业保险返还4310万元,为597户小微企业发放新增就业岗位补贴537万元,为289户重点企业发放一次性稳定就业补贴3872.4万元,为176户重点(困难)企业发放失业保险稳岗返还1.54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