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提起首单退市公司支持诉讼。投服中心公益律师张晏维代理1名投资者,以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大股东沈阳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为被告,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虚假陈述损害赔偿申请,并获法院受理。

笔者认为,投服中心作为股民的“代言人”,担负着切实维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的使命,通过提起支持诉讼,推进示范判决,将会起到“办一个案、示范一片”的维权效果,切实维护广大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

◆ 铁总资产负债率65%左右,近十年资本投入大多都形成了优质铁路国有资产,高铁债务风险总体“安全、合理、可控”

采访中,专家们特别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强调了高铁的外部效应,“相信大家都有体会,现在让你坐回绿皮车,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能接受?”统计显示,动车组列车发送旅客占比由十年前4.5%,增长到2017年的56.8%,铁路旅客发送量增加18亿人次以上。

铺摊子式多元经营风险出现

此次投服中心提起首单退市公司支持诉讼,虽然金额有限,请求法院判决被告投资者损失9万余元,但是,在退市常态化的背景下,意义重大。这将会进一步唤醒广大中小投资者的维权意识,激发投资者的维权热情,再塑投资者的维权信心。

过去十年,中国高铁异军突起。高铁在改变人们出行方式的同时,产生了巨大的直接和间接经济社会效益。另一方面,围绕大规模高铁项目投资带来的负债问题的讨论,也时有耳闻,甚至有少数声音将其臆测为“冲撞”中国经济发展的“灰犀牛”。

◆ 由于社会资本极少进入铁路建设领域,我国铁路建设形成的债务,主要由铁总和地方各级政府承担。中国铁路总公司财务报告显示,公司债务由2010年底的1.89万亿元增至2018年9月底的5.28万亿元。

笔者认为,投服中心发挥示范引领作用,首次向退市公司提起支持诉讼,不仅仅是维护委托投资者的利益,而且有利于探索完善退市公司投资者赔偿救济渠道和机制。

“看待高铁债务除了关注直接经济效益,还要重视高铁对人才、科技等新兴要素资源集聚的显著正向影响。”有专家通过对全国200多个地级市大数据比较分析、工具变量估计等研究显示,高铁便利的地方,企业劳动生产率更高、发展更好,高铁与城乡发展明显正相关。“高速铁路对经济社会能发挥巨大的影响力,能改变地理和文化的概念,缓解收入差、地区差和城乡差三大社会问题。”

尤其是在随着中国开始步入“高铁社会”的大背景下,北京交通大学教授朱晓宁、中铁二院副总工程师张可军等多位专家表示,高铁变革了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流动方式,直接拉动旅游、冶金、机械、建筑、精密仪器等产业快速发展,溢出效应十分巨大。他们以动车组零部件生产设计为例,其催生了核心层企业140余家、紧密层企业500余家,覆盖20多个省市,形成了庞大的高新技术产业链。

其三,铺摊子式多元经营风险出现。有业界人士透露,有的铁企为了减轻债务带来的经济负担,大力发展多种经营,其中不乏运用市场主导地位“既当甲方、又当乙方”的违规操作,甚至进入目前高风险的房地产开发。这些操作,对强化高铁创新动力、竞争活力、发展合力都产生了负面影响。

陈海啸所在医院,虽然医务人员上报不良安全事件并不与金钱直接挂钩,但是每个季度都要统计大家的安全积分。据了解,为了鼓励大家上报包括院感在内的不良事件,分成了强制报告、自愿报告和免责报告3类,如果免责报告的内容经过调查,证据确凿,不会进行医疗安全处罚。

“而在我国的很多医院,玛丽可能不会这么幸运。我们常常要求护士就此次事件经过做详尽记录,扣发玛丽当月奖金,全院通报批评等。如此一来,玛丽工作时可能会更加紧张,工作积极性受挫。”董四平表示,院感问题的发生同样如此,把不良事件的发生仅仅归因于个人的疏失是不够的,更应该应用质量管理工具,例如根本原因分析(RCA),寻找不良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也就是医院管理系统层面的原因。结合到院感管理的具体方面,包括医院质量安全管理的组织架构、院感科室的建设、院感监测资源的投入、院感信息系统的建设、不良事件报告、院感指标绩效考核等方面。通过建立院感防控的各个子系统,提高拦截院感不良事件发生的概率,才能从根本上降低院感发生率,确保患者安全。(首席记者 姚常房)

如为了降低成本,近年来铁路项目发包“压价”现象开始浮现。一家铁路施工企业负责人说,因为定价太低而人力、材料等各项成本都在上涨,这两年开工的铁路土建项目很少能赚钱。有的施工企业只能在职工手里集资,给农民工发钱回家过节。集团公司下属企业过去“抢活干”,现在普遍不愿意接活。

如今,投服中心不断探索中小投资者保护的新机制、新手段,形成了以投资者教育为基础,事前持股行权、事中纠纷调解、事后支持诉讼的“投服模式”。

一是抓紧摸底大排查。对铁路各类存量债务进行一次大摸底大排查,精准区分公益性负债、经营不当性负债等债务类型,在此基础上分类指导、对症下药、精准施策。同时,加大对纯公益性铁路,以及运营初期的铁路线支持力度。

因此,在这期间很多苏联专家被美国撬走,损失惨重。为了减轻损失,苏联还派人到美国刺杀这些叛国专家,双方之间的斗争异常激烈。即便是现在,各国之间依然会有特工存在。不久前,伊朗就因为特工损失了一名重量级的导弹专家。不过,这名导弹专家并不是因为被敌国策反丧命,而是被一名伊朗的护士所害死。

类似财力薄弱省份的高铁负债达到一定规模后,就可能出现无法按时注入建设资金的情况,甚至导致铁路施工企业应收账款不能及时兑现。采访中,一家铁路施工建设企业负责人说,铁路施工装备项目往往要3年多才能全部拿到钱,政府投融资平台一旦拖款,就会造成铁路领域企业层层传递债务,有的企业因此陷入了无钱可赚甚至亏损境地。

然而,现实中愿意主动上报问题的医院还不多。董四平表示,2006年发布的《医院感染管理规范(试行)》提出,100张病床以下、100张~500张病床、500张病床以上的医院医院感染发病率应分别低于7%、8%和10%。虽然这些要求在该文件正式版中已经被删除,但我国大部分省市仍然参照该规范制定了相应的院感质量控制标准。这样一来,医院基本没有了上报院感问题的动力,这也是导致院感被严重低估的原因。因此,通过政策引导,降低医院院感事件漏报率非常重要。只有把问题充分暴露出来,才能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此次“昆机”案的支持诉讼,是投服中心提起的第一起针对退市公司的支持诉讼。事实上,早在2016年,投服中心就首次提起“匹凸匹”案和“康达新材”案证券支持诉讼,均获胜诉,投资者全额获赔。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有名有姓的将星。但是,如果要给这些猛将排一个名次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这个人除了吕布不会是别人。单说虎牢关一战,一杆方天画戟,战败了多少英雄豪杰,挡住了多少雄兵猛将,时人常以人中吕布予以称赞,胯下的战马嘶鸣,敌人都要吓得颤三颤。而其中最精彩的争斗要数三英战吕布了。四种兵器的纠缠不休,将这一战推向了白热化,画戟和青龙刀磕碰,与蛇矛对拼,和双股剑白刃相接,着实叫人热血沸腾,大呼痛快!那么这样一个举世无双,英勇无敌的天下第一猛将,他有没有怕的人呢?答案是有!而这个人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吕布最怕的人就是张飞。

“去年,我们医院不良事件共上报6000多件,虽然在全国众多医院中已经算比较多的,但还远远不够。”陈海啸挑剔地说。在他看来,“如果能达到6万件,说明很多很小很小的事情已经被重视了”。

被杀的导弹专家对于伊朗来说非常重要,据悉,这名导弹专家主导设计的流星3中程导弹,可以直接打到美国驻海湾的部队,而且其精准度非常高,因此,这个导弹专家令美国感到非常不安。这样的人对于伊朗来说太重要,但是,伊朗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如此看重的人才,竟然会被一个女护士因为10万美元而杀死!发生这样的事情后,这个护士从此就是伊朗全国的敌人,不知道她是否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

而第三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张飞很喜欢揭吕布的短!吕布虽然天下无敌,但是在人品方面那就实在是不敢恭维了。吕布最开始乃是丁原的义子,后来被董卓以几箱黄金珠宝收买,杀了自己的义父丁原,转而投奔董卓认贼作父。其后又被司徒王允施以美人之计,和董卓之间产生了隔阂,最后又把董卓杀死了。这样一个贪财好色的人,哪怕他的武艺再高再强,也是张飞瞧之不起的那类人,因此每每和吕布见面,张飞都是开口就骂,三姓家奴之名就是张飞带起来的一股风潮。吕布为人贪财好色,但也是要脸面的呀,总被一个大老粗这么骂,哪怕就是泥菩萨也保持不住平常心,这张飞要是个平常人倒也好办,吕布一戟刺死了事,但是注意我们上面提到的两点原因,性格暴躁加上武艺高强,况且又是刘备关羽的兄弟,因此吕布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为了避免自己尴尬,有张飞在场的地方吕布就只好自己偷偷躲起来不去见他了,所以,这就是吕布之所以对张飞畏之如虎蝎的三个原因了。

在历史上,因为特工改变战局的例子有很多。冷战时期,苏联与美国都是世界超级大国。当时,苏联军事方面发展得很好,在导弹方面的研究有了一定成果。作为苏联的竞争对手,美国当然不会干瞪眼。后来,美国的特工就派上用场了。在这期间,美国曾派出很多特工前往苏联,策反苏联相应的科研专家。

外部效应远超市场想象

“瑞士奶酪模型”告诉我们,大部分错误并不必然导致最坏的结果发生,除非犯了一连串错误。陈海啸说,一起重大事件发生的背后往往有3万起,甚至30万起不良事件。一定要看到冰山一角下面的其他威胁。

◆ 目前高铁债务不存在整体系统性风险,但也要警惕存在的三种局部风险相互传导、相互伤害

董四平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玛丽是一名医院护理人员。这年,美国纽约气候异常,住院病人激增,玛丽一天给病人发药时,张冠李戴发错了药,幸好被及时发现,没有酿成事故。但医院的管理部门并没有就此“罢休”。医院在问责护理部时发现,玛丽负责区域病人增加30%,而护士人手并没有增加;问责人力资源部门心理咨询人员时发现,玛丽的孩子刚两岁,上幼儿园不适应,整夜哭闹,影响玛丽休息,调查认为医院的心理专家没有对她进行帮助,存在失职;问责制药厂时,发现两种药物其外观、颜色相似,容易混淆,因此向药厂发函,建议改变药片外包装或形状。

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张飞的性格。张飞有一个不是很雅观的绰号,许多人都唤他为莽张飞,说的就是张飞性如烈火,一点即着的火爆性格。当然了,在正史之中,张飞并非如此,他不但好读诗书,还写得一手好书法,不过我们今天谈的是演义中的张飞,所以就以演义中的张飞作为参考。作为和张飞交战过的老对手,吕布怎么会不清楚张飞这个人的性格呢?吕布显然知道张飞是个不怕死的滚刀肉,若是被他缠上了怕是一时半会难以罢休,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混球绝对不是吕布想要招惹的存在。

为了减轻债务带来的各方面经营压力,铁路企业“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在自身的主业之外,大规模发展衍生业务。这让原本分工清晰、“井水不犯河水”的铁路市场“游戏规则”发生了很大改变。一些领域同质化竞争出现了白热化苗头,产能过剩、竞相压价等不良现象初现端倪。

面对上亿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亟待保护的问题,由中国证监会批准设立的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应运而生。作为证监会管理的证券金融类公益机构,投服中心承担着为股民“代言”的角色。上市公司无故不分红、大股东“一言堂”、违规担保高发……自2014年成立以来,投服中心屡屡代表中小投资者公开发声,直指A股市场存在的诸多顽疾和痛点。

此外,铁路还承担了很多政府公共服务职能、社会职能,利益上做出了很大牺牲。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贾利民说,高铁的战略性、全局性、基础性、公益性构成了价值外部效应,“高铁成为破解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的关键工具,还作为国家名片向世界彰显了中国综合实力。从各个方面看,都是稳赚不赔。”

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左大杰等专家提醒注意,越往后修的高铁,越位于“低直接经济效益”地区,投资直接回报率将越低,由此带来的债务规模和负担持续扩大的概率较高。

目前,着眼于高铁对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巨大的推动作用,全国各地兴建高铁的热情十分高涨。各地“争路”的“大招”之一,就是提高出资比例,有的推高到八成左右。而地方政府出资小头是自有资金,大头靠银行贷款,一些地方因修建铁路形成规模较大的地方债。

其次,引发“先进产能过剩”风险。有业内人士向本刊记者坦言,如今铁路从路网运营一线企业(路局集团公司),到车辆制造、线路施工等领域企业,全产业链都不同程度背负着债务负担,有的环节情况还比较严峻。

具体到2013年至2017年,铁总债务还本付息分别为2157.39亿元、3301.84亿元、3385.12亿元、6203.35亿元和5405.07亿元,其中利息支出分别为535.33亿元、629.98亿元、779.16亿元、752.16亿元和760.21亿元,个别年份如2016年,还本付息金额还超过了客货运输收入。

首先,推高地方债务风险。有权威部门人士介绍,中国铁路建设资金,以项目为平台,由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国资企业和社会力量共同筹集,绝大部分由中央和地方政府筹集。铁路建设资金,由权益性资金和债务性资金组成。一般情况下,权益性资金占35%,债务性资金占65%。

众多受访者表示,尽管我国针对医院感染管理的政策已经比较完善,但是在具体落实中,难题仍然很多。上海市卫生和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金春林表示,内外因素都有。外部因素包括设备、环境等。内部因素涉及面更广,比如医务人员、患者等的手卫生贯彻不严格等。他指出,很多医院进行院感控制等安全措施防范的时候,平均用力的多。事实上,医务人员的精力等都是有限的,要想面面俱到肯定不现实,因此,要分清主次,尤其是要对特殊人群、特殊病种,比如感染高发的插管病人等进行重点照护。金春林还表示,抗生素的滥用将人的耐药性提高了,很多感染问题得不到有效控制。同时,医院感控做不好,耐药菌就会越来越严重。所以,及时有效的监测非常重要,而这需要临床微生物相关技术、项目与其配套。

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教授左大杰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年来,铁总债务增幅明显放缓。此外,铁总资产负债率65%左右,近十年资本投入大多都形成了优质铁路国有资产,高铁债务风险总体“安全、合理、可控”。

事实上,在医院感染事件上报方面,原卫生部于2009年发布《医院感染暴发报告及处置管理规范》,提出医院应当建立医院感染暴发报告管理责任制,明确法定代表人为第一责任人,制定并落实医院感染暴发报告的规章制度、工作程序和处置工作预案。2011年发布的《关于统一使用医院感染暴发信息报告系统的通知》建立了信息报告途径,启动了全国医院感染暴发信息报告工作。2016发布的《医院感染暴发控制指南》则被认为是对发生医院感染暴发以后如何控制暴发流行提出了建设性、指导性意见。

也许有人会问,张飞明明都打不过吕布,那吕布为什么要怕他呢?其实世间很多道理都不能单单从一个方面来考察。吕布虽勇,但是也有他自己害怕的地方,而他之所以畏惧张飞其实主要有三个方面,接下来请大家听我慢慢分析。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张飞的武艺。张飞虽然打不过吕布,可是人家也是实实在在的万人之敌,论冲锋陷阵,斩将夺旗之能绝对要属当世一流,吕布虽然能够压张飞一头,可是两个人都是当世猛将,一旦开战,没有个几百回合恐怕是绝对结束不了战斗的,刀兵无眼,吕布这么惜命的人肯定也是怕受伤的!

警惕三种局部风险“互相伤害”

此外,在建的京包兰高铁,将拉动内蒙古经济发展;包海高铁,将串联起北疆呼包经济圈、关中经济圈、西南成渝经济圈、黔中经济圈;川藏铁路等,将有力促进我国特殊地域桥梁隧道等筑路技术进步……高铁战略价值用经济账无法衡量。

针对高铁“走出去”的外部风险,诸多专家也提醒说,在高铁建设领域已站在世界排头兵位置的中国,一方面要坚持因地制宜设计和实施出海战略;另一方面,应注意杜绝“形象工程”“迎合工程”,管控风险,避免因盲目“出海”放大经营风险、加重债务负担。

据了解,该导弹专家当时正在住院治疗,医院的一位女护士趁周围人不注意,悄悄潜入导弹专家的病房,将其氧气管掐断,致使导弹专家因缺氧而丧命。这名女护士之所以这么做,与以色列的一个特工组织有很大的关系。据了解,以色列的特工组织仅仅用10万美金,便收买了这个女护士。而这位女护士为了区区10万美金,杀死了自己国家的重量级导弹专家!

“当然,也存在一些局部风险和传导风险,但不存在整体系统性风险。”相关专家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建议,目前账面表现出来的高铁债务,完全可通过深化铁路体制机制改革等措施形成的严格风险控制制度妥善应对,“只要风险控制得当,中国完全有能力再迎来一个高铁发展黄金十年。”

“目前,我国院感报告率和实际发生率之间有很大差异,漏报问题很严重,差不多相差7倍多。”国家卫生健康委医院管理研究所医疗政策研究部主任董四平说,如果一味捂着、盖盖子,只会掩盖问题的严重性。

同时他们也表示,铁路基础设施建设具有很强的公益属性,由铁企来承担一切债务明显不合理。建议进一步深化改革,摸清各类债务底数,采取强有力的综合措施化解债务风险,让我国高铁建设轻装上阵,继续“领跑”世界。

为更好地维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投服中心结合现有法律制度,吸收境外相关实践的合理内核,立足于自身公益机构的性质,探索形成了符合国情的支持投资者诉讼维权的思路,即选择典型案件,确定适格原告的筛选标准,通过委派公益律师作为代理人,支持符合条件的投资者提起诉讼。

引发“先进产能过剩”风险

西南交通大学教授戴光泽举例说,过去“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的贵州,开通黔粤、黔湘、黔渝高铁线路后,区位环境大为改善,贫穷落后的面貌有了根本性改变。类似这样靠“高铁红利”走上脱贫攻坚快车道的案例,全国还有不少。

多位专家认为,目前高铁债务不存在整体系统性风险,但也要警惕存在的三种局部风险相互传导、相互伤害。

建立“瑞士奶酪模型”

比如,就票价而言,中国这样的成长性国家具有长期通胀预期特征,动态预期票价只有上涨没有下跌可能。目前,国内高铁票价基本属于补贴定价。例如日本新干线东京-大阪最低票价折合人民币每公里约1.42元,比京沪高铁二等座票价每公里0.425元足足高出1元。只要未来票价略有提升,中国高铁债务压力就会大幅缓解。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了解到,某内陆省份地方铁路交通投融资平台组建仅4年多,截至去年底就已经主导修建了多条铁路,背上了不轻的地方债务。例如,某条高铁总投资500亿元,该省本级投了400亿元,其中省里资本金占25%、银行贷款占75%。

债务风险“安全、合理、可控”

正如投服中心所言,在中国证监会党委的坚强领导下,在社会各界以及司法审判机关的鼎力支持下,有公益律师的积极参与,有亿万股民的信任与期待,证券公益诉讼将开启更美好的明天。

二是债务处置顶层设计要跟上。早在2013年,针对“妥善解决原铁道部及下属企业负债”的建议,国家有关方面就作了积极回应。由于缺失顶层设计,问题迄今无法根本性解决,妥善处理方式仍未出台。专家建议,尽快通盘考虑拿出铁路债务风险防范重点范畴处置方案。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了解到,由于社会资本极少进入铁路建设领域,我国铁路建设形成的债务,主要由铁总和地方各级政府承担。中国铁路总公司财务报告显示,公司债务由2010年底的1.89万亿元增至2018年9月底的5.28万亿元。

而刘备的蜀国则有五虎上将为国之柱梁,张飞关羽两人俱为万人敌,赵云一身是胆,敢在百万敌军之中冲锋陷阵,来去自如,马超打得曹操抱头鼠窜,英名广为流传,黄忠虽老,却老而弥坚,能开强弓,行军打仗指挥自如。相比之下,孙权一方能征惯战的猛将则要相对少一些,不过相比于其他二国来说也并不逊色,像甘宁就曾被孙权拿之与张辽比肩,东吴第一猛将太史慈勇猛无双,曾与小霸王孙策大战百合,周泰忠心护主,曾替孙权挡下刀枪剑戟,身上创口几十余处,黄盖程普等为三代老将,武艺纯熟,久经沙场,乃是名副其实的沙场宿将。

所谓支持诉讼,是指支持符合条件的投资者进行诉讼维权。“证券支持诉讼”这一创新机制的建立,是投服中心基于对我国散户权益救济现状的分析,借鉴境内外司法实践,用好用足现有法律机制所进行的制度创新。

针对上述数据,有声音担心高铁债务负担过于沉重、风险太大。对此,西南交通大学教授涂锦为《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解释说,负债是指企业过去的交易或者事项形成的、预期会导致经济利益流出企业的现时义务。离开企业的经营效益、偿付能力、资产匹配和风险控制谈债务风险,都是模糊不清的。

近日,在北京、四川、湖北、湖南等地广泛走访铁路专家、铁路企业的调研中,《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获悉,行业各界比较客观的研究判断认为,中国铁路特别是高铁负债率并不高,大部分负债都处在合理可控的财务风险内。与已形成和潜在的巨大经济社会效益相对照,多属于优质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