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包头银保监分局发布了关于固阳包商村镇银行修改章程的批复。

批复显示,包头银保监分局根据有关规定,经审查,同意固阳包商村镇银章程新增第四章“党组织”及该章节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的内容。

其次,美国干涉香港问题的根本目的是乱港反华。众所周知,2019年香港“修例风波”发生后,少数反中乱港势力公然提出“港独”“自决”“公投”等口号,并大肆从事破坏香港社会稳定、侵犯民众生命财产安全、危害国家统一的活动。这些乱港举动不仅严重侵害了香港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也严重破坏了香港社会的法治精神,影响到香港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对于这些乱港祸港之举,美国政客不仅没有站到正义一边,反而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将这些乱港分子描述成“民主人士”,将他们的暴力活动甚至恐怖主义活动称作“美丽的风景线”,并向这些乱港分子提供各种资金、舆论和外交支持。在此背景下,为了维护香港的稳定和法治,为了维护国家统一,全国人大常委会推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简称“港区国安法”),显然是深得人心之举。对于中国的正常立法行动,美国政客又开始了说三道四,并威胁要对中国涉港官员和实体施加制裁。显然,美国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所谓“维护人权”“保护香港的自治”,而是破坏香港的自治和稳定,最终目的是乱港反华。

香港回归后,中国中央政府严格依照宪法和《香港基本法》施政,坚定不移落实“一国两制”,使香港成为众所周知的自由之都,连续20多年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从1996年到2018年,香港的法治水平从全球60多位升至第16位。此时,美国人却开始关心起香港人民的“自由”“民主”“人权”了,何其荒谬。

第二十四条 本行党组织的机构设置、人员编制纳入本行管理机构和编制,本行为党组织开展正常活动提供必要条件,给予工作经费保障,从管理费用中列支。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谎言说一千遍始终是谎言,不可能变成真理,不仅不能蒙骗观众,反而会暴露自己的愚蠢。

通读这些涉港法案的条文,可以发现这些法案的几大特点:一是言必称香港的“人权”“民主”“自由”,给人一种美国异常关心香港人民的假象。二是充斥着对中国中央政府治港政策的歪曲和污蔑,以及对香港所谓“民主人士”(实则是乱港分子)的一边倒式偏袒。三是对中国中央政府及香港相关官员及实体虚言恫吓,动辄威胁要施加制裁,充分暴露了美国的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

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都无权干涉,也没有道义资格干涉。假借“人权”之名干涉香港事务,不仅不能彰显美国在人权议题上的道义优势,反而会暴露美国在人权议题上的斑斑劣迹。那些不遗余力祸乱香港的美国政客,既然如此热衷“人权”“自由”,还是去关心一下本国人民的人权和自由吧,起码得让有色群体有正常呼吸的权利。(责任编辑:唐华)

第二十七条 党组织领导本行党风廉政建设,实行党风廉政“一岗双责”制,领导干部既对所在岗位应当承担的具体业务工作负责,又对所在岗位应当承担的党风廉政建设负责。本行对失职失责行为实行“一案双查”,强化上级纪委对本行纪检工作的领导。

第三,美国的乱港反华企图不会得逞。正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香港回归以来的发展变化,特别是香港人民与过去相比在政治权利方面取得的巨大进步,无不彰显了中央政府治港政策的成功。同时,乱港分子祸乱香港的系列暴行,以及境外势力纵容暴力的乱港行径,也深深地教育了香港人民,让香港人民明白谁才是香港法治和稳定的维护者,谁才是香港法治和稳定的破坏者。得到包括香港人民在内的全国人民热烈拥护的治港政策,必然具有蓬勃的生命力,不是少数乱港分子及境外反华势力所能扼杀的。同时,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1840年鸦片战争时期任人宰割的“东亚病夫”,而是综合国力蒸蒸日上的现代化强国,不是一纸恶法以及所谓制裁所能吓倒的。无论美国今后如何在香港问题上出阴招损招,如何虚言恫吓,都不会动摇中央政府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主权、捍卫香港稳定和法治的决心。美国的乱港反华企图,注定只能是痴心妄想,永远不会得逞。

第二十二条 本着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全面从严治党,做到有权必有责、有则要担当、失责必追究,落实党组织管党治党政治责任,本行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设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党组织是本行公司治理的有机组成部分,通过加强党的思想、作风、制度、能力和廉政建设,引领本行经营发展大局,发挥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

第二十五条 党组织研究讨论是董事会、高级管理层决策重大问题的前置程序。本行的重大经营管理事项经党组织集体研究讨论后,由本行董事会或高级管理层作出决定。进入董事会、高级管理层尤其是任董事长或行长的党组织成员,要在董事会、高级管理层决策时,充分表达党组织研究的意见和建议。

同时,包头银保监分局不予核准章程拟新增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的内容。并要求固阳包商村镇银行章程修改后,要调整相应的章节及条款顺序。

首先,美国并不关心香港人民的人权和自由。在香港回归之前,香港人民根本没有任何民主和自由,反而属于标准的“二等公民”,不时因为捍卫自己的权利而遭到英国殖民者的残酷镇压。即便是美国也承认,在此期间,香港人民既无选举港督的权力,也没有向港督施加影响力的任何途径。英国学者迈乐文(Norman Miners)在《香港的政府与政治》一书中坦言,“港督的法定权力达到这样的程度:如果他愿意行使自己的全部权力的话,他可以使自己成为一个小小的独裁者。”在此期间,香港发生严重侵犯人权的流血惨案后,也从不见美国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