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巴黎2月29日电 中国驻法国使馆新闻发言人当地时间2月29日就近期个别法媒涉华谬论作出回应。

发言人指出,中国政府和人民不懈努力和国际社会大力支持下,中国国内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呈现积极向好态势。但就在中国人民戮力同心争取抗疫斗争最终胜利的关键时刻,个别法国媒体罔顾事实,丧失了新闻媒体的基本道德与良知。

四联小学学生上音乐课。蒋雪林 摄

发言人表示,有个别媒体指责“中方阻挠外国政府撤离其在武汉侨民”。这纯粹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事实是,中方在全力抗击疫情任务十分繁重之时依然抽出人手鼎力协助外国政府撤侨,其中就包括协助法国政府通过3架包机从武汉共撤离500多名法国及欧洲其他国家侨民。包括法国政府在内的多国政府多次就此向中方表示感谢,称赞中国政府在撤侨行动中的合作精神和责任担当。

四联小学校长冉茂涌介绍,开学一周来,校园教学有序展开。除语文、数学及英语外,音乐、体育及心理辅导等课程,一样都没有少。为及时、有序、高效地预防和控制疫情可能在学校的发生和蔓延,保障师生员工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进一步落实外控输入、内控扩散,确保防控措施获得严格落实,及时发现问题,确保每个环节都精准施策,南宁市四联小学当天还开展了四至六年级“学生健康入校”模拟演练,为一至三年级学生顺利返校上课做准备。

图为查获的海马干 黎爱华 摄

发言人还指出,个别媒体污蔑说中国政府“驱逐”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华尔街日报》3名驻京记者的举措是“打民族主义牌”。《华尔街日报》发表的文章,利用疫情对中国政府恶意攻击抹黑,甚至冠以《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这一充满种族主义色彩的标题,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也违背了西方国家自己标榜的“普世价值”。身为记者,为这样的文章背书开脱,要么本身就是种族主义者,要么就是别有用心。

四联小学五(4)班学生孙诗美琪说,当天,老师还给他们班上了一节心理疏导课。通过老师的辅导,她更加清楚了新冠肺炎的传播特点,增强了防疫的信心。

据缉私民警介绍,经前期侦查,民警发现辖区内存在涉嫌走私进口海马干交易活动,遂组织精干力量开展抓捕行动。

在南宁市桂雅路小学桂花校区,记者看到,学生们要进入教室上课前,要经过两次体温测量。在学校门口,学生自觉排队,相互间间隔一米以上,有序进入校园上课。

5月6日,南宁市小学四至六年级、初中和普通高中一至二年级、中职学校(含技工学校)约81万名师生错峰返校,开启新学期的校园学习生活。南宁市一至三年级学生将于5月18日返校上课。(完)

发言人说,中国本来就是发展中国家。中国的城乡差距、地区差距仍然很大,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还比较突出。恰恰是西方某些人硬给我们扣上一顶“发达国家”的帽子。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遇到困难向国际社会求助有什么不对?试问发达国家如有一天遭遇灾难,难道就不能向国际社会求助吗?

《妈妈!》一剧的创作中还有一点颇令人称道,便是构想出了一个“群鬼共和国”。在主人公车瑜理骨灰安放的殡葬园内,徘徊着无数不愿飞升天堂、再次投胎做人的鬼魂。他们之中,有车祸中一同毙命的一家三口,有放心不下身患癌症女儿的母亲,有放高利贷意外堕楼的黑社会,有自杀的职场女性和棒球选手,甚至还有一代一代可以追溯到百余年前朝鲜王朝的古早家族亡灵。大部分羁留人间的鬼魂,都是因为割舍不下还在人世的亲人。而这些鬼魂群像的存在,又对现实世界形成了层次丰富的投射。

也是因为有如此善良的情感作为内核支撑,《妈妈!》在剧作上虽有亲妈碰后妈、前任见现任这样极强的矛盾冲突,但却能够处理得极尽柔和。没有撕扯争吵的狗血剧情,人物不断为他人考虑的同理心,把巨大的对立拆解为细小而生活化的日常烦恼,令观众不知不觉也被牵入情境,跟着剧中角色陷入设身处地的两难纠结之中。选择,没有对错之分,只有视角不同。让观众能沉浸式地站在不同立场上,为每个人物的悲欢而心绪复杂,并在感动泪目之后,心生哀而不伤的温暖感觉——这也正是《妈妈!》一剧主题中“善良”的最大魅力。

该案的成功侦破是南宁海关缉私局开展“国门利剑2020”联合专项行动以来取得的又一重要战果,表明了南宁海关缉私局坚决打击野生动物及其产品走私违法犯罪活动的坚定决心和鲜明态度。

发言人说,有个别媒体称疫情会让“外国政府和企业反思过度依赖中国的后果”。稍有经济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全球化时代,各国相互依存。如果有的国家或企业依赖中国,那是全球化加上市场竞争的自然结果,而且利己利人,是双赢。中国虽然因疫情面临暂时困难,但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在全球化的今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各国同舟共济,才能共克时艰。

经初步查证,2019年底以来,走私分子向福建等地供应商陆续订购涉嫌走私进口海马干,再邮寄到玉林当地销售牟利。截至案发,走私分子涉嫌走私进口海马干约5万余尾,案值约750万元人民币。

首先一层,是透过其中一些鬼魂的死因,折射出了很多现实问题:比如自杀女孩所遭受的职场霸凌冷暴力,以及棒球选手的打假球和粉丝不理智行为等,都展示了剧集对于现实生活的关注。其次,群鬼普遍的亲情牵绊,让主线情节内车瑜理一家的经历不再作为孤例出现,这也将剧集中对母爱亲情的讨论和歌颂,从个体故事推而广之到了群体性的感受,扩展了主题的外延和触动观众共情的范围。与此同时,鬼魂世界作为现实的镜像性延续,也为剧集探究更深层的生命与死亡意义的命题预留了空间。当剧中逝者的鬼魂看着家人因自己的死亡悲痛欲绝,而生发出对轻生以及活着时所犯错误的反思,当亡灵要被超度升入天堂而不得不和阳世的亲人、乃至阴间的鬼魂朋友在此分离,剧集希望阐释的“死亡并不只是一条生命的终止”“一个人的人生不仅仅属于自己,还属于与之拥有共同记忆的亲人朋友”“人与人的相遇与告别不止存在于生前,也存在于死后”等生死观,便更具有说服力了。

除了叙事层面的风格处理和群像塑造以外,《妈妈!》一剧最打动人心之处,大约还在于核心情感表达中,时时处处体现出来的润物无声的善良。剧集以述说母爱为核心,但又没有把主旨局限于单纯地礼赞母爱一点上,而是将寸草春晖的母性光辉,推展成为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的善良,散布在剧集中大大小小的人物身上。这种善良不仅表现在主人公车瑜理和丈夫曹钢和的现任妻子吴珉贞,两个人为了孩子能得到更幸福的生活,都愿意无私地为彼此做出牺牲等关系情节走向的重要节点上,还体现在一些次要人物的支线细节上,比如:神婆美东嫂体恤亡灵对亲人的留恋,不顾自己业界最低的“超度率KPI”,同意他们全部羁留在人间;车祸去世坚持二十年不肯超生也要陪伴幸存小儿子的一家三口,为了瑜理的孩子不被坏巫师带走,而被送离人间……处处流露着掩抑不住的善良。

下一步,南宁海关缉私局将继续加大野生动物及其产品走私打击力度,积极推动对野生动物及其产品交易地、集散地、消费地的综合整治。(完)

“群鬼共和国”的现实投射

而这恰恰是《妈妈!》一剧的高明之处,剧集用反差性极强的喜剧化手法,包裹了故事哀伤的内核。观众目之所及的女主人公重生之后这样那样搞笑的不适应,背后是一场飞来横祸导致的生离死别:怀胎十月的母亲来不及抱孩子一下便含恨离世、身为医生的丈夫可以挽救病人的生命却只能看着死神夺走妻子、失去女儿的父母为了女婿不要去自杀不得不忍痛不再见外孙女……创作者怀着无比的温柔,把内在巨大伤痛的起点轻轻掩住、一带而过,把用欢欣包装后的女主人公的还魂故事作为叙事主体,甚至令观众忘记剧集所有故事成立的前提不过是一个奇幻的假设。可也正因此,当带着伤感的现实主旨偶尔照进欢畅行进的情节中时,那含着泪的笑,才格外具有触及人心的强劲力道。

四联小学学生自觉间隔一米以上距离有序进入教室上课。蒋雪林 摄

目前,南宁海关缉私局已对上述2起案件刑事立案侦查。

发言人认为,发生严重疫情时采取隔离措施本是控制疫情最有效做法。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早已把中国的防控措施树立为国际标杆。在中国,居委会负责为被隔离的居民采购食品,让被隔离者生活无忧,让社区仍然井然有序。这恰恰说明了中国政府一心为民、治理高效,恰恰体现了中国制度的优越性。意大利政府近日面对疫情蔓延,决定隔离11座城市,甚至颁布行政命令,违反隔离规定者将面临最高3个月刑罚。(完)

四联小学学生自觉间隔一米以上走出校门错峰放学。蒋雪林 摄

立足于内容和节奏,把《妈妈!》定义成一个“欢脱的鬼故事”,或许也不算错误。女主人公车瑜理“鬼魂还阳”的设定,令情节自然而然出现了典型的喜剧情境。一方面,车瑜理全知鬼魂的身份,与其他人物之间形成了信息的错位差,她拼命掩饰自己鬼魂身份的一切举动,实则都将这种错位步步强化,并且从错位中演化出种种误会、搞笑的因素;另一方面,鬼魂重返人间这样荒诞的超自然现象,也打破了剧情背景原本存在于现实中的平衡,无论是死而复生的车瑜理,还是其他一直活着的人物,想要让一个鬼魂重新融入人类社会的努力,都会随之产生一些无法遂愿的反向作用,这种“求不得”的经典模式,也是深化剧集喜剧效果的重要构成。再加上欢快的叙事节奏的辅助,几乎令观众意识不到这其实是一个亲子爱人阴阳两隔的悲伤故事。

记者在该校看到,无论是上学还是放学,学生进出校园都自觉间隔一米以上的距离。在课间,学生们无论是在教室外还是在操场上,没有了往日的打闹聚集场景,学生自觉间隔一米以上进行课间活动。

四联小学学生上体育课。蒋雪林 摄